保龄球知识

体验业态发展基础:消费者有余钱、舍得花发布时间:2019-10-20

  日本没有太大的贫富差距,按照年龄阶层的收入水平相对比较平均、差距不大。 比如,刚毕 业的 大 学生收 入 都是20万左右, 不同城市比如名古屋与东京、不同行业比如传统行业 与金融行 业都相差 无几。

  日本人认为,刚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没有多少经验,所以,薪酬也不应该有太大区别。 但是,非大都市的房租便宜、养车容易,生活成本略低,人们手中相对宽裕。

  相比国内体验型业态的丰富度,东京这样的大都市似乎有所逊色,就连主要客群是区域内中高端居住人群的六本木新城和二子玉川RISE购物中心,都只是以服务居住人群日常生活需求的百货类业态为主。

  国内随处可见的影院、KTV、健身房、电玩城,以及更丰富的蹦床馆、射箭馆、3D体验馆、马术馆、摩天轮、海洋馆、科技体验馆、电竞体验馆、娱乐集合店、密室逃脱、CS对战、轰趴馆、真冰场、滑雪场、主题乐园不一而足,但在东京和大阪似乎较为少见。

  在银座6地下三层、能容纳480人的“观世能乐堂”,演出的是日本最大能乐流派观世流,剧场导入了多国语言翻译系统。

  据说能乐演出缓歌慢舞、拖沓冗长、乏味无趣,完全无法适应快节奏、高压力下生活的日本年轻人。

  空无一人的百货销售区与人满为患的休闲读书区形成鲜明对照。 前者必须花钱,后者或许未必。

  东京六本木新城森之塔53楼的森美术馆是空中美术馆,其高度在世界美术馆中也是绝无仅有的。

  但是,日本出生率下降很快,已经连续两年新生儿不足百万人,儿童越来越少,儿童业态也越来越难做。

  堆卖的玩具再也吸引不了孩子们和家长了,唯有那些富有创意、满足好奇、可以炫耀的新玩具和戏剧性、仪式感、益智力、可回忆的新体验才能吸引她们。

  通过调节鱼与鱼之间的距离、鱼群数量和鱼群走向,可以模拟鱼群在水中的游动。

  小视频中的小女孩正在让眼皮变态地弯成“大S”,细细体会脸部表情及心情的细微变化。

  体验型商业需要寻求千奇百怪的创意。 这家大阪的“奇怪的旅馆”也激起了我们的好奇。

  原来是一家机器恐龙作前台、自助办理入住的旅馆,这是为了吸引年轻人,既创新了体验,也可以降低成本。

  听高级设计师阿超说,名古屋有不少休闲体验业态是放在单独一栋楼里,大约一两万平方米,其中有保龄球、乒乓球、桌球、篮球馆、跳舞机、投篮机等集合运动馆。

  但是,名古屋市发起的调查结果却显示: 它是日本八大城市中最没有魅力的城市。

  如果有机会去日本的中小城市,也许会发现,那里的体验型业态与东京、大阪会很不一样。

  比如,日本的手作业态销售收入已经高达3兆円,相当于百货销售额的一半,这也是女性喜欢的事情,只要喜欢,女性就舍得花钱。

  上海今年新开业的光影空间艺术TEAMLAB,在日本已经风靡一时了。 这是一种光效+电子+艺术+室内设计的复合型体验馆。 光影可以地理变换、空 间变幻、场景变化,但不用建造新馆、无需重新装修,体现了日本的“极简主义”,也不乏资源保护理念,更有利于控制经营者的投资成本。

  不过,这种体验可不便宜,门票高达4000-5000円,很多年轻人望而却步。

  日本包括体验的服务型业态占比从2012年的16.1%上升到2013年的19.7%,之后几年趋于平稳,近两年也只有22%左右。

  由此可见,虽然商品零售占比不断下降,但人们只能在满足衣食无忧之后才有余力体验消费,因此,体验业态并不能取代商品零售。

  这也应证了我们过去所说,现代商业的最高境界是满足人们精神消费、顺带购物的需求。

  日本购物中心大都是早10晚8,有的甚至上午11点才开门,有的晚上7点半就关门了。

  有生意也不做,这跟欧洲有点像了。 或许这是因为,女人不会那么早出门,晚上又大多回家了,而男人还是“钱少惹的祸”。

  而且,日本的消费税将在今年10月上调到10%,这将更进一步抑制日本消费及商业。

  然而,钱少的日本人还是需要被“引导”生活的。 于是,新闻报刊和食品饮料(不含堂吃)还是维持了原税率标准。

  ▲图片来自于网络媒体搜狐财经《日本消费税上调到10%,但个人消费税还是维持在8%?》

  钱少压力大的生活该如何过? 很多日本年轻人已经变得物欲淡薄: “不想要好车、好表、西装什么的,快餐时尚就足够了。 ”

  他们认为: “花钱是为了兴趣和获得经验,比起东西,我们更注重经验和体验。 ” 虽然日本年轻人正在由物质享受上升到精神追求,但本质上还是——理性消费源于囊中羞涩。

  精明的商家也看准了这一人性需求的变化,零售也不再讲商品功能,而是强调体验: “记录下运动会的精彩瞬间吧”、“有价值的不是东西而是回忆”。

  在阳光之下,电梯的上上下下在玻璃幕墙上显现了万花筒般的效果,犹如偈示世之虚空。

  虽然这些建筑形态赋予了很多人生哲理,却并没有减轻日本人的压力,也无法消除内心的压抑。

  晚上到居酒屋喝上一杯酒、来卡拉OK厅吼上几嗓子,可以让平日里温文尔雅包裹着的压力有所释放。

  奇怪的是,在东京地铁站附近竖立的消火栓指示牌路杆上,居然还能有这样的广告搭便车?

  她们谈婚论嫁并不看重房子车子,毕竟大都市的房子太贵而车子几无用场,本就少有嫁妆、更无指望父母。

  她们只希望男孩子能有几百万円(大多不超过50万元人民币)的存款,就可以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不至于囊空如洗、家徒四壁,关键时候远水解不了近渴。

  因为,日本和欧美相似,孩子成年之后大都要独立生活、不能再依赖父母,而且,日本税金制度也使得援助子女包括帮助买房都需要缴纳不菲的赠与税。

  压力之下,日本年轻人没有了主动求变的空间和希望,怀揣着巨大无比的失落与压力,内心是如何的焦虑、憔悴呢?

  日本人不是这样的,无论内心如何生气怨愤,都不会表露在脸上,仍然是彬彬有礼。

  随着年轻人离家出走大城市寻求发展,以家族纽带束缚的传统道德濒临崩溃,年轻男女缺少长辈指引、教诲,也没有街坊邻居监督、议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成为他们的生活信条。

  因此,中小学教育特别是文化传承就变得极为重要。 日本的文化传承也渗透到体验的骨髓之中,虽然人们漫不经心地走过,却在不经意间被潜移默化。

  表参道Omotesando Hills Mode 建筑外的坡道平缓、流水潺潺、精工细作,漫步走过,全无商业嘈杂之感。

  日本佛教更是成为日本人“鱼不知水,鸟不知风”的文化潜意识,日本“八道”与浮世绘、大和绘、现代漫画,以及日本料理中遍布的佛系符号,都在如来佛祖的掌心之中。

  日本约有75000座寺院、30万尊以上的佛像。 京都的东本愿寺与西本愿寺隔路相望、互为倒影。 历史上,因本愿寺信徒曾过千万、势力庞大,与幕府争战十年,最终被德川将军借其内部不和、一拆为二。

  东本愿寺围墙上的铭牌写着:“现在、生命伴随着你”。 日本寺庙无须还愿、不用开光、不卖巨香,是真正的随喜功德,却也是不经意的文化消费。

  寺庙前的商业街与中国旅游景点无异,来春游的学生们络绎不绝,请个“学童守”或者“胜守”,图个考试运,都是人之常情。

  日本多泉,京都最古老的寺庙清水寺,传说是玄奘弟子慈恩所创建,本堂正殿供奉着11面千手观音立像,据说每隔33年才开放参观一次。

  清水寺设三泉之水,象征智慧、健康、财富,满足凡夫俗子的人性需求。 不过,佛法有约,三泉只取一瓢,不得贪也。

  仅靠寺庙前商业街区和随喜功德的收入是不足以支撑僧侣生存与寺庙维护的,出售寺庙所属墓地的定期使用权也是寺庙的经营收入。

  在这里,我们还看到小佛塔也带上了红色围兜。 也许,在日本人心中,佛照应人,佛也需要人照料。

  这让日本人遭遇大难小灾、不顺之事,都能从容镇定、心神不乱。 日本不仅有众多寺庙,还有数以万计的神宫、神社,供人参拜。

  寺庙可以有神宫(社),但神宫(社)不会有寺庙,因为寺庙供奉的是普度众生的佛,神宫(社)供奉的是神灵皇族、非凡之人与世间万物。

  比如,神宫多为神灵与皇族供奉之地,少有历史名人如幕府将军德川家康在东照宫中供奉,被后人称为“东照神君”。

  神社供奉的非凡之人如被尊为“司农耕神”和“医药神”的中国炼丹师徐福、日本著名陰陽師安倍晴明、日本战国三雄丰臣秀吉等。

  文部科学省资料统计,日本登记在册的神宫(社)有8万5千所,信众按人口占比的75%估算,每1550人就有一所神宫(社)。

  传说日本有800万个神明,意思是多到每个人头顶上都有一个神明。 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神明? 日本人坚信: 世间万物皆可为神明。

  神社供奉的神体还有虾、草、狐等生物,也有石、镜、刀等物品,更有雷、火、水等自然现象,体现了日本人对大自然的敬畏及万物的珍惜。

  不仅年长者会来神社,专程拜祭;也有中年人携子前来,恭敬行礼;更有很多年轻人特意弯转,合十敬神。

  神社几乎随处可见,难波公园购物中心的商业街也有一处神社,走近神域,只有小小的“鸟居”与祭祀台。

  也有拜祭之后,走出一段再回头礼拜的。 心 境平和、戾气自消。 日本 人许愿有什么不同吗? 大凡食人间烟火的凡夫俗子,许愿皆无不同。

  看完签文后,通常将神签系在神社里生命力最旺盛的大树枝杈上,可以期待与神明结缘、提升运气。

  寺庙、神社既是时间消磨场合,也是精神消费场所,虽然间接提升了消费力,却更可能促人自省、“湮没”欲望。

  由销售商品到体验商业,再到神往佛系,日本商业进化史似乎映射了日本大众似富实贫的生活囧境及无奈心态。

  如果我们轻视人性演变趋势及其背后的逻辑,我们就不可能理解商业的本质,当然也就不可能在商业竞争的红海中杀出重围。

  有朋友跟我讲起:他们聘请了日本名师指导,培训员工服务技能,希望可以学习借鉴日本商业的极致服务。

  而细致入微、温馨贴心、礼貌有加的服务也让人们的心态更加平和、相互影响,这才有了工匠之心。

  如果我们只是从“术”的层面解决服务态度和行为技巧,不能解决内心深处的问题,看似调整好了手上的脉络,但大脑神经无法归“道”,时过境迁,依旧物是人非。

  然而,商业繁荣基于人性之欲望,心如止水、无欲无求也是陷阱,人生没有追求,商业哪来繁荣?

  在日本社会人口递减、少子多老与佛系心态的大趋势之下,无论商业如何创新,都难以挽救其不可逆转之颓势。

  尽管如此,日本商业背后展示出来的理解人性、尊重人性继而追逐人性的逻辑,才是打造好商业的真正奥秘。

  您认为,未来中国商业大趋势会与日本有所不同吗? 欢迎留言,交流探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下一篇:榕城超专业的保龄球场馆私教来自省保龄球队!